首页 · 影视 · 正文

男人最渴望被吻哪里,女人不可不知!

2017-01-23 16:23 · 美美家族
摘要好难过,在一起三年的男朋友居然和自己的好朋友搞到了一起...



  “死的余向枫,居然这样对我!”林雨晴喝得昏昏欲醉,边数着房间门,边骂。

  

  好难过,在一起三年的男朋友居然和自己的好朋友搞到了一起,原因居然是她不解风情,交往三年只牵到了她的手,而苏颜,则已经和余向枫上了床,呵呵……这难道就是所谓的感情吗?

  

  嫌弃她不解风情?要跟她分手?

  

  哼!贱男!

  

  206,嗯?这房间号是206还是209啊?喝了一大堆酒的林雨晴只觉眼前有点模糊了,揉揉眼睛再看,嗯,是206。

  

  林雨晴摇摇晃晃地推开门,走了进去,并没有开灯,洗完澡,林雨晴就直接扑倒在床上,等了半天却还没有人来。

  

  顿时想打电话投诉,怎么叫个鸭子都那么慢啊!刚想掏出手机打投诉电话,却听到门咔嚓一声打开了。

  

  萧铭杨推开门的时候才发现门没有上锁,眉头不禁一皱,关上门便走了进去,随手将衬衣脱了丢在沙发上,就朝床边走过去。

  

  突然,他脚步一顿,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幽幽的淡香,那是女人的气味,透着窗户照进来的朦胧月光,依稀可以看到一个娇小玲珑的人影坐在床边。

  

  八成是自己秘书弄来的女人吧?想到这里,萧铭杨朝那个人影走过去。

  

  林雨晴坐在床边,看着那抹高大的身影朝自己走来,心开始不规律地跳动起来,她赶紧伸出手捂住自己的胸膛,该死的,跳什么跳?既然她敢叫鸭,就不许怕!今天晚上非把自己保留了那么多年的珍贵东西送出去不可!哼!

  

  待他走近,林雨晴站起身,双手一勾就勾住了对方的脖子,沐浴过后的她身上带着幽幽的淡香,直袭萧铭杨的呼吸,顿觉下腹一紧,萧铭杨伸出手搂住了她的腰。

  

  林雨晴压下自己心头的乱跳,凑上去将嘴唇印在他的俊脸上,轻声呵气道:“喂,你技术怎么样?如果我不满意的话我是不会付钱的哦。”

  

  听言,萧铭杨一愣,眯起眼睛盯着黑暗中的女孩,咬牙:“满意?”

  

  “你们做这行的一般一晚上多少钱啊?”林雨晴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语气不一样,此时的她已经被酒精迷醉了头脑,做的事情全都是任性而为。

  

  黑暗中的萧铭杨脸色阴沉,大手一把掐住女人的腰,逼近她,将属于男性的气息喷吐在她的脸上,“你把我当成什么?”该死的徐知凡,到底是怎么办事的?居然找来这样一个女人。

  

  “呵呵……”黑暗中的林雨晴轻笑出声,暖暖的气息尽数喷在萧铭杨的脸上,她倾身将唇移至他的唇上,覆住了他的薄唇,谈了三年恋爱,她却连一个吻都没有接过,所以接吻起来毫无章法,只是对着萧铭杨的薄唇一阵乱啄。

  

  这种青涩的吻却让萧铭杨身子一紧,搂着她的腰一个旋身,便将她压至柔软的大床上,化被动为主动,吻住了她那张温润诱人的小嘴,她的味道很清新,很甜。

  

  萧铭杨的大手灵活地钻进衣服的下摆。

  

  “哦……你……”

  

  正说着,感觉身上一阵凉意,林雨晴回过神来,他正褪着自己的牛仔裤,而且动作很浮躁,紧接着他咒骂出声,“该死的!谁让你穿这么紧的裤子!”

  

  “我一直都这样穿啊,你……啊!”话还没有说完,他便将自己的裤子使劲一扯,那链头直接被扯掉,她扳起脸,“喂,你这人怎么这样啊?那可是我新买的裤子!”

  

  “难道没人告诉你做这种事情之前要穿裙子吗?”对方咬牙切齿,大手灵活地将她的贴身衣物也全数褪去。

  

  “我又没做过我怎么知道……”而且她从小到大都这样穿,t恤衫和牛仔裤,难道穿裤子就不可以做那种事情么?

  

  “没做过?”他的声音低沉暗哑,大手沿着曲线下滑,她条件反射将腿并拢,紧张地说:“你,你要干什么?”

  

  萧铭杨才不理会她,霸道地将她分开,浅尝初试。

  

  “啊你!”黑暗中,林雨晴的脸可疑地红了……

  

  感觉到他的变化,林雨晴突然就害怕起来,她到底在做些什么啊?就算分手,也不定要叫鸭子这样来羞辱自己啊,自己这不是自其辱吗?

  

  “放……放开我,我不要了,放开我!”林雨晴的声音开始颤抖起来,伸手想推开这个蓄势待发的男人。

  

  萧铭杨吻住她的红唇,与她的唇舌纠缠在一块。

  

  “唔,放开我……我不要了,你赶紧出去,钱我会付的。”

  

  听言,萧铭杨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,危险地盯着她,“你说什么?”

  

  “我说……我不要了,但是今天晚上的钱我会照付,不管多少我都给,但是现在我不需要你的服务了,你赶紧离开。”

  

  “呵……服务?你把我当成什么?鸭子?”

  

  “可不就是么……总之不管怎么说,我不想再继续下去了,你放开我,唔!”

  

  话音未落便被他封了口,一阵深吻过后,他离开她的唇,额头抵着她的,“一百万,我买你一夜。”

  

  什……什么?林雨晴瞠目结舌,一百万?买她一夜?她没有听错吧?

  

  回过神来,她开始推他,“不要不要,放开我!”

  

  “已经晚了。”

  

  说着,他身子已然一动,她瞬间没有了退路,从进门她就勾起了自己的**,现在想临阵脱逃,没那么容易!

  

  “啊!痛痛痛!”林雨晴顿时痛得眼泪横飞,手掐住他的胳膊,细长的指甲将他的胳膊划出了几道血痕。

  

  萧铭杨一愣,那种阻碍感……低头看着身下的女人,眼泪在她的脸上肆意地流着,他顿时心生怜惜,俯下身将她的泪珠一颗颗吻去,柔声哄道:“乖,一会儿就好。”

  

  林雨晴大口大口地喘息着,“你出去,出去!”

  

  他覆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,身子开始缓缓的进行,痛得她顿时呜咽直叫,却被他全数吞进肚子里。

  

  他初尝浅试,连吻的动作也变得怜惜起来,直到她逐渐适应,不再呜咽,他的吻才逐渐向下……

  

  “啊……嗯……”林雨晴被他撞得剧烈起伏,只好伸出手抱住他的头,闭起眼睛意乱情迷,酒精的作用被发挥到了极致,她开始慢慢地回应起来。

  

  一室旖旎,萧铭杨要了一次又次,直到凌晨才沉沉地睡过去。



  晨。

  

  好痛啊,好酸啊,好难受啊!

  

  这是林雨晴醒来的第一感觉,眼睛半眯着,拉了拉被子准备再睡一会儿,可是被子拉也拉不动,林雨晴不禁回过头去。

  

  “啊!”林雨晴捂住嘴巴,制止自己叫出声,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到她的床上来的?脑中的影象快速倒退,昨天……晚上她被交往三年的余向枫抛弃,然后失恋之后来酒吧一个人买醉,因为余向枫嫌弃她不解风情,她一时赌气叫服务员给她找鸭子来,然后……

  

  林雨晴咬住下唇,天啊,她到底在做些什么?

  

  低下头,自己的身上满是青青紫紫的吻痕,天啊,昨天晚上她到底有多疯狂?

  

  想到这里,林雨晴赶紧掀开被子跳下床,拿起自己被丢在地上的衣服迅速套上,抓着包包就要往外跑,走到一半却突然想起,昨天晚上那个男人在她身边对她说。

  

  “一百万,我买你一夜!”

  

  想到这里,林雨晴眨眨眼睛,从包里拿出一支黑色的水笔来,转过身凑近床上的男人。

  

  等一切做好之后,林雨晴掩嘴一笑,然后转身朝外面走了出去,却没有注意到,在转身的那一瞬间,左耳的耳环扑通一声落在地上。

  

  “铃铃铃!”

  

  “铃铃铃!”

  

  一阵阵闹人的铃声响直,躺在大床上的男人一动不动,半晌,他伸出手,准确无误地拿过放在桌子上的手机。

  

  “喂?”

  

  “萧总,这都快大中午你怎么还不见人影,公司10点还有一个重要会议等你开呢。”徐知凡的声音从手机的那头传过来,带着无限的阳光。

  

  听言,萧铭杨看了一眼时间,9.40分,便说:“我知道了。”而后便挂了电话。

  

  将手机放在一边,萧铭杨坐起身,这个时候该睡着女人的位子却空空如也,萧铭杨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头,这个女人就这样走了?他的一百万还没开票呢。

  

  想着,萧铭杨掀开被子下床,却被放在桌子上面那张白纸吸引住了。

  

  大手一伸,将白纸拿了过来摊开,顿时脸上表情乌云密布。

  

  下一秒,白纸被他揉成一团,他咬牙切齿地诅咒道:“该死的女人!”

  

  鸭子先生:

  

  这是给你小费,由于你的能力不怎么样,所以只能给你这么多咯,拜拜。

  

  桌上放着两张红色的纸此时好像在嘲笑他一般。

  

  该死的!

  

  萧铭杨拿出手机,朝徐知凡的电话拨了过去。

  

  “该死的,徐知凡你昨天晚上找来的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

  “女人?我昨天晚上临时有个重要COSS,就忘记给你找了……”

  

  “什么?”该死的,她居然不是徐知凡找来的女人,那她是谁?居然敢这样戏弄他?

  

  “萧总,这一大早火气这么大,究竟是怎么了?”

  

  “查,给我立刻去查,昨天晚上到过这间酒吧206房的女人是谁!”

  

  说完,萧铭杨便将手机用力地掷在地上,脸色阴沉。

  

  眼睛突然瞥到那张纸的背面好像还有一排小字,萧铭杨拿了起来。

  

  鸭子先生送了你一份小小的礼物,你只要进浴室去看看就知道了,不要对我太感谢哦。

  

  看到这里,萧铭杨便朝浴室走去,可是却什么也没有什么看见,正当他想退出去的时候,猛地看到镜子里的那张脸!

  

  砰!

  

  萧铭杨一拳砸向镜子,镜子顿时被他砸得稀巴烂,他的眼睛开始喷火,那个该死的女人,居然在他的脸上画王八!

  

  很好!非常好!

  

 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像她这样,一夜缠绵之后丢下一张纸条和两百块钱,还在他脸上画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之后就这样扬长而去。

  

  清理完毕之后,萧铭杨拿出自己的衬衫往身上套去,却看到地上一颗一闪一闪的东西,他蹲下身,将东西捡了起来。

  

  耳钉?这难道是那个女人留下的?想着,萧铭杨将耳钉放进口袋。

  

  “叩叩!”

  

  “进来。”

  

  一个穿着西装笔挺的男人推开门,看到萧铭杨,毕恭毕敬地朝他弯了弯腰,说:“萧总,徐经理让我过来接您。”

  

  “嗯。”萧铭杨点了点头,朝他走过去,男人接过公文包,替他打开门,连声道:“萧总,请……”

  

  惹了他萧铭杨就想这样逃之夭夭?没那么容易,有了这颗耳钉,我看你还怎么跑。

  

  就算是掘地三尺,也必须找到你!

  

  ……

  

  五年后。机场。

  

  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奶娃站在机场出口,小男孩一身黑色小礼服,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,举手投足间尽显高贵优雅,而小女孩是一身泡泡公主裙,脸蛋红扑扑的,眨眼的时候睫毛呼扇呼扇的。

  

  “哇!好可爱的一对双胞胎呀!”

  

  “这是谁家的孩子呀,真漂亮!”

  

  一个穿着奢华的贵妇人在小男孩面前蹲下,柔声问道:“小朋友,你叫什么名字呀?”

  

  听言,小林炫朝她看去,扬唇露出一个高雅的笑容,“阿姨您好,我叫林炫。”

  

  “炫儿,真真……”

  

  “妈咪,我们在这儿!”小林炫伸出手臂朝前挥挥,妇人扭头。

  

  穿着黑色背心加黑色皮外套的林雨晴手里拿着两瓶水朝这边走来,她脸上带着笑容,大大的墨镜遮去了她半张脸,一头粟色卷发妩媚地披在肩上。

  

  看到妇人,她一愣,“这位是?”

  

  贵妇人柔柔一笑,“你是孩子的妈妈吧?你的孩子太可爱了,我一看就觉得特别喜欢。”

  

  “这样啊!”林雨晴笑笑,然后将水放进包里牵住真真和炫儿的手,蹲下身柔声道:“又有阿姨夸你们长得可爱了哦,要怎么表示?”

  

  “谢谢阿姨!”小林炫上前,给了贵妇人一个蜻蜓点水的吻,贵妇人顿时受宠若惊。

  

  “好啦!于薇阿姨估计快到了,我们要到路口先去等于薇阿姨哦!”

  

  林炫点头,“阿姨,我们要走了,再见!”

  

  “再见!”

  

  看着她们母子三人走远,贵妇人站在原地轻叹,要是他儿子也能早点结婚给她生这么几个乖巧的孙子就好了!

  

  三个人在路口站着,烈日当空,晒得几人头晕转向。

  

  一辆火红色的轿车停在旁边,紧接着车窗摇了下来,一个穿着白领气质,戴着太阳眼镜的于薇朝林雨晴叫道:“雨晴!”



  真真一把扑过去,“于薇阿姨!”

  

  “乖!”于薇打开车门,将小小的林真真捞了过去,抱在怀里一副宠溺的样子。

  

  小林炫大模大样的拖着行李走过去,然后将行李放进后车座,紧接着在副驾驶座坐了下去。

  

  于薇家里。

  

  林雨晴一进门就把那双10公分的高跟鞋丢得远远的,然后身子一软,整个人就摊在了沙发上。

  

  于薇拿眼横她,“只不过是双高跟鞋就把你累成这样?”

  

  “真是人间炼狱!”林雨晴闭起眼睛无奈地说道。

  

  “工作都给你安排好了,休息一晚上,明天上班吧?”

  

  “你安排啦。”

  

  萧氏企业。

  

  林雨晴站在萧氏企业的大门口,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和脸,确定发鬓完好,眼镜戴在脸上,她才走进去。

  

  “您好,我是……”

  

  “你是来应征秘书的吧?我告诉你,回去把衣服换一身,打扮打扮之后再来!”前台小姐只是瞟了她一眼,眼底浮现不屑之意,声音也尽是嘲讽之意。

  

  林雨晴一愣,眨了眨眼睛,她是直接入职的呀,怎么会变成是应征秘书了?

  

  “这位小姐,我想你误会了,我是来入职的,不是来应征什么秘书的。”

  

  “入职?”前台小姐眯起眼睛:“我们公司什么职位适合你?”

  

  林雨晴笑笑:“你若不信,打个电话问问你们人事部经理于薇好了,我叫林雨晴。”

  

  听言,前台小姐虽然不乐意,但是听到她一副认识人事部经理于薇的样子,生怕自己惹到了人,这才拿起电话打过去。

  

  三十秒后……

  

  “对不起对不起!林小姐,我不知道您是于经理介绍来的秘书,她说马上下来接你了。”

  

  “没关系!”林雨晴扬唇冷笑,这些人就是狗眼看人低,一说到关系链又变得那么狗腿。

  

  叮——电梯门开了,一身职业套装的于薇出现在众人眼中,林雨晴赶紧朝她走了过去。

  

  看到她,于薇脸色大变,惊呼出声,一会儿才扯着她的衣袖进电梯。

  

  电梯门关上,于薇才压低声道:“雨晴你怎么回事?怎么穿成这样?”

  

  林雨晴站直身子,抬了抬脸上的眼镜,“我穿成这样怎么了啊!这样才显得我比较有职业素养!”

  

  于颜汗颜:“跟大妈似的!”

  

  “你管我!”林雨晴白她一眼,“像这种高层公司要的是能力又不是花瓶。我以前在国外的时候,都是这样穿的,LT的老总都没有说过我。”

  

  “听你这样说,那我倒要怀疑你们总裁的审美是不是有问题了?你敢说你一直都是穿着这样的衣服上班?”

  

  “是啊。”

  

  “你们总裁不知道你的真面目?”

  

  “的确。”

  

  “那你们总裁的审美观,真的是有问题!”

  

  “不是他审美观有问题,而是我们总裁杜绝花痴,谢绝花瓶!”

  

  两人正说着,眼前突然出现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裙的女人,长长的波浪卷发披在双肩,身上浓烈的香水味直逼面门。

  

  她的身后跟着两个保安,不敢碰她却又不敢放行,只能挡在前面,满头大汗。“小姐,总裁在开会,您真的不能上去。”

  

  “让开,我是萧总的女人,你们居然敢拦着我?”

  

  “再拦着我我让萧总阉了你们两个,再炒你们们鱿鱼信不信?”女人嚣张至极,完全不将两个保安放在眼里。

  

  于薇站定脚步,伸出手环在胸前啧啧出声,“真是疯狂的女人,看到了吧?雨晴,这就是你以后天天都要面对的。”

  

  听言,林雨晴有些头疼地抚上额头,又要过这种日子了,虽然说她打发女人有一手,但是总觉得过意不去。

  

  “这不是你的擅长么?去吧,把那个女人打发了,就当是入职前的考验!”

  

  “好好好!”林雨晴认命地朝那个女人走过去。

  

  “这位小姐,您好!”林雨晴不卑不吭地朝那女人说道,女人停下吵闹,皱起眉头看着她,不悦地说:“干嘛?你是谁?”

  

  “您好,我是萧总的秘书,萧总现在在开会,您有什么事的话找我,我可以替您转告。”她扭起招牌式的笑容,露出一排光洁的牙齿。

  

  “秘书?”女人眯起眼睛打量着她,讽刺道:“萧总的眼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劲了,竟然会找了你这个丑女人做秘书。”

  

  林雨晴脸上笑容不变,因为她本身就是故意打扮成这样的,让别人认为她丑,越丑越好。

  

  “也算,他找谁做秘书我不管,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他,你让开。”

  

  “小姐,如果您不怕今天过后萧总就不理你的话,那你现在就上去找萧总吧。”说着,林雨晴自动地让到一侧,眼里闪过一丝锋芒。

  

  “什么意思?”这句话果然一语中地,女人一下子嚣张的气焰在听完这话之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,疑惑地问道。

  

  “开会的时候不许有任何人打扰,就算今天是萧总的爸妈来了也是一样,您既然是萧总的女朋友,那就要按照萧总的规矩来,如果您此时上去找他的话,萧总要是生气了,指不定以后也不会再理你了。”说完,林雨晴故作神秘地踮起脚尖,凑到女人的耳边,轻声道:“相信你我都知道,萧总是有名的大人物,多少女人排队等着他呢,小姐可以好好珍惜这个机会,惹怒了他,吃苦的可不是我。”

  

  鱼幼薇一怔,随即低头沉思起来。

  

  她说得对,萧铭杨是A城所有女性心目中的完美情人,以他的权势和地位,每天上萧氏来找他的人不计其数,他已经答应了晚上会去找她,如果她今天惹怒他的话,估计过后他就会去找别的女人了。

  

  想到这里,鱼幼薇咬住下唇,说:“那好吧,那我不去找他,我在办公室等他。”

  

  听言,林雨晴眨了眨眼睛,看来她还是不死心哪!

  

  “小姐,这会议一开,没有一个小时也不会完事,你还是先回去吧,这样,你把手机号给我,总裁开会完,有空的时候我就悄悄地给你打电话,怎么样?”

  

  “真的?”

  

  “当然,这事包在我身上。”

  

  “那好,我的电话是1365689……你记好了没有?”








  “住了。”

  

  “那我先去逛街了,萧总有空你要马上给我打电话哦。”刚才还对她恶言相向,现在鱼幼薇对她的态度简直可以说是360度的大转变,脸上笑容满面地提着包包离开了。

  

  待她一走,于薇迈着脚步走过来,伸手捅捅她的胳膊,笑道:“行啊你,还真有一手呢,这么三言两语就把人家给打发走了。”

  

  “大姐,要是这点能耐都没有的话,我怎么可能在金融企业那个变态的总裁身边呆三年啊?”

  

  “说得也是!”于薇狠狠点头,而后又问:“那你呆会会给她打电话?”

  

  听言,林雨晴的脸上闪过一抹狡黠的笑容,摇头。

  

  “不打?你就不怕她找上门?那女人看着,可不好欺负哦。”

  

  “哼,我自有办法。”

  

  两人正说着话,忽然感觉周围的空气骤然下降,让人不寒而颤,于薇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,缓缓地转过身。

  

  “萧总。”

  

  连身为女强人拥有强大气场的于薇都会怕的人,肯定是不好惹的人物,林雨晴暗暗心惊地转过身,然后抬起头。

  

  正好对上一双深邃幽深的眼眸,林雨晴一惊,这眼神,太犀利了,似乎可以洞悉人心似的。

  

  萧铭杨上身一件白色衬衫和灰色的领带,下身是一条黑色的西装裤和一双擦得发亮的黑色皮鞋,几缕发丝飘逸地洒在额头,触到了那对高挑的眉毛。林雨晴继续悄悄打量,鼻子?嗯,很高。

  

  嘴唇?很薄,活像刀削的。

  

  侧脸?很帅!

  

  整体?是一个长得很帅很有型的男人,冷酷和面瘫的结合体。

  

  但……但这张脸怎么看着那么熟悉呢?林雨晴越看越觉得熟悉。

  

  脑袋一个灵光闪了过来,林雨晴震惊地看着他,这个男人……这个男人不就是五年前和她在那张床上翻云覆雨的男人么?


↓↓↓后续内容点左下角【阅读原文抢先看!

相关阅读

TOP

  • 最新文章/
  • 热门文章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