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· 文化 · 正文

死者终于可以瞑目!警方追凶20多年 淳安两起强奸杀人案告破

2017-01-23 16:17 · 浙江手机报
摘要1993年、1994年,杭州淳安排岭镇(现在叫千岛湖镇)先后发生了两起强奸杀人案,分别是“11·22”强奸杀人案和“3·25”强奸杀人案。20多年坚持不懈的侦查,犯罪嫌疑人终于在2017年1月14日被杭州警方抓获。

1993年、1994年,杭州淳安排岭镇(现在叫千岛湖镇)先后发生了两起强奸杀人案,分别是“11·22”强奸杀人案和“3·25”强奸杀人案。20多年坚持不懈的侦查,犯罪嫌疑人终于在2017年1月14日被杭州警方抓获。强奸杀人,并且两起都是同一人作案。凶手姓钱,今年50岁,是一个沉默的本地男人。


当年,那一个特别冷的早晨

很多当地人都没有忘记


  1993年11月22日,星期二早晨,那天是小雪(节气),特别冷。

  淳安县政府所在的排岭镇(现在叫千岛湖镇),上班、上学的人们都看到了排岭南路沿途的斑斑血迹,有的人直接看到了衣不蔽体的死者。

  那是绸厂的30岁纺织女工小胡,下了夜班,步行回家的路上,被劫持杀害,还遭到了强奸。

  在县城工作的章女士还清楚地记得,“血啊,从县政府招待所台阶这里,过了马路,一直到对面的湖山公园台阶上,都有血。”

  淳安县公安局刑侦大队长余金刚、副大队长余文驰当时都去看过现场,虽然他们还是中学生。“上学不路过,我是下课了专程跑过去看的。”余文驰说,从警以后,好奇心和责任感都促使他细细研究过案卷,试图在前辈的基础上挖掘出新的线索。

  1994年3月25日,刚出正月十来天(春分过后的第四天),人们开始计划一年之春。同样的凶案又发生了一次。

  就在相距不远的地方,淳安县技工学校门外的黄土坡上。

  受害人张姐,当年47岁,当时重伤昏迷,被送到医院抢救。前些日子刚去世,没能亲眼看到凶手伏案。

  听说案子破了,受害人家属,用大红纸写了长长的感谢信,举起来的时候,另一端拖到地上一尺多,让人不忍心读下去。

没有目击者的现场

命案凶手到底是谁?

  这两次犯罪,都没有目击者。

  1993年的淳安县政府所在的排岭镇,可不是现在的高楼林立、车水马龙的千岛湖镇,更没有夜间五光十色的霓虹灯招牌,没有夜市,没有大排档。

  20多年前的排岭镇是什么样呢?

  “交通基本靠走,通讯基本靠吼。”网络段子说的就是当年事实。

  整个镇甚至没有一辆公共汽车,大家上下班主要靠步行。

  两次强奸杀人案件,一次发生在深夜零时许,一次发生在凌晨1时许,都没有目击者。

  一次是早晨天快亮的时候被过路的人发现,一次是当事人自己摸爬出来,遇到了帮忙报警的路人。

犯罪嫌疑人为何杀人

性变态恶魔两度行凶

  凶手钱某,当时结婚不久,有了孩子,当了爸爸,然后从老家的小山村独自出来在县城打工。

  他和妻子的家相距50多公里,团聚一次,却要走上整整一天。这一百多里路,需要坐车、搭船,上山又下山,走上整整一天。

  警方根据凶手钱某的交代得知,当时他在一个建厂房的工地上打工,晚上工友都睡了,他一个人出来走了大约40分钟。

  走到了排岭南路这里,看到了下班的女工小胡。钱某心起邪念,临时决定尾随上去……

  这天晚上,受害人小胡迈着急促却又疲惫的步子下班回家。当时小胡怀孕的消息确认才不久,她对两个月后的婚礼充满期待。

  她注意到了有人尾随,但是,一个单身的女人,没有办法逃脱,没有办法喊来救援——这段坡路并不长,前后一百多米都是一个个拐弯,还没盼到第三个人出现,一个沉重的水泥块,突然把她打昏过去了。

  4个月以后的一个深夜,才过年不久,他再一次化身恶魔,走到了这附近。

  这次遭遇噩梦的,是当年47岁的张姐……

  刑警们认定,钱某有性变态的倾向。

警方用亲子鉴定技术来追凶

DNA专家锁定钱某个体样本

  现场勘验、法医检验、走访调查、人像刻画;案件串并、重金悬赏、抄底访查……刑事侦查能用的名词,这个案件都可以用上。卷宗上记录的,纳入排查对象的,又最后排除的人,已经接近2万人。确实没有线索。

  24年来,淳安县先后获得全省优秀公安局(2015年)、全国优秀公安局的荣誉(2012年),但是上至局长、下到看门的保安,都记得还有一个案子没破,这是一个心结,一个遗憾。

  2016年6月。淳安县公安局DNA实验室正式投入使用。

  2016年10月,淳安警方领导主持、分管刑侦副局长余小阳及刑侦大队大队长余金刚牵头,新老侦查员、技术员、法医搭配的20余人专案攻坚组开始运用现代科技重查此案。

  最笨、最实在、最全面的办法,每一个乡、每一个村、每一个男性,进行姓氏家系排查、生物样本采集;然后,最先进的方法,用上了城里人熟知的“亲子鉴定”的DNA技术,进行检验、甄别、归类、对比。

  近11万人口无一遗落的兜底式排查,专案组成员对9千多个家系的深度访查绘制建档,12000余个的男性生物样本的严谨提取,一线排查提取与实验室生物样本的实时检测推进,专案组法医胡立新在工作岗位突发脑溢血……

  2017年新年伊始后的第六天,县局DNA实验室通过样本检测有重大发现,县内一脉姓氏族群有作案嫌疑,并通过杭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DNA专家核准确认无误。1月13日晚,确认钱某个体样本与案发现场提取检材完全吻合。

  1月14日上午10点,犯罪嫌疑人钱某被抓捕归案。经审查,他交代了实施上述两起强奸犯罪并导致一人死亡的犯罪事实。

归案时,他正在工地上铺地砖

这20多年,他是否夜夜噩梦?

  钱某是1月14日上午10点多被抓的,当时他正和工友一起在淳安威坪大桥上铺设人行道地砖。

  听到警察说“干过什么事情你自己心里清楚”,钱某不再说话。这是一个其貌不扬的男人,看起来瘦小,也比实际年龄偏老。

  警方说这个人在案发后一直比较隐忍,在村里也舍得吃亏,没犯过什么事,给侦查带来了难度。

  能隐匿多年的逃犯往往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:在亲友、邻居眼中内向、木讷、老实,甚至不太敢跟人吵架,钱某就是这么一个人。

  发案前,他已经结婚,有一个女儿,发案后隐匿在老家的20多年里,他又添了一个儿子。

  如今,他的女儿已经工作,儿子也快要上大学了,老婆一直在家务农。之前,家人对他的犯罪行为一无所知。

  这20多年,他一直躲在老家,一个基本上靠坐船摆渡才能到的小山村里。虽然他也偶然出去过,在杭州、安徽都试过打工,但他最终还是觉得回家呆着是最安全的。

  钱某一家在村子里也不算是经济条件好的,大家都没想到,他的安分守己、他的“不奋斗”竟然隐藏了如此惊人的罪恶……

  惟愿死者安息。

  台阶尽头拐弯处为发案地。

  市民自发给公安机关送锦旗。

相关阅读